珠海在線 > 書畫 > 千多頁文藝家手稿因雨浸受損 所有者花50萬司法鑒定 > 正文

千多頁文藝家手稿因雨浸受損 所有者花50萬司法鑒定

發布時間:2015/6/9 0:00:00 來源:珠海在線 編輯:admin

分享到:
昨日,本應是庹純雙當原告的案子開庭的日子,但他被告知,庭審再次被延期。

                     

 

  拿著一份司法鑒定報告,庹純雙原本覺得,此事應該有一個結果了。但現在看起來,還得等一等。

 

  2013年6月30日夜,一場暴雨突襲銅梁。保存在銅梁庹氏書畫藝術館底樓庫房的一千多頁《中國文藝家傳集》書稿,因雨水浸透,遭受不同程度的損失。這些文藝家的原始書稿,大多是文藝家們親筆書寫于上世紀90年代初,距今已20多年,其中相當部分文藝家已經去世。

 

  藝術館方認為暴雨前在樓頂施工的深圳凱銘電氣照明公司,與原始書稿受損有直接關系。雙方協商未果,走上司法訴訟程序。

 

  庹純雙的代理律師冉星志說,關于書稿類藏品的民事訴訟,在我市范圍內尚屬首次。

 

  為立傳者立傳

 

  庹純雙出名是因為書法,還有他獨創的庹氏回米格。同時,他還是重慶市非物質文化遺產“銅梁木匾”的代表性傳承人。

 

  上世紀90年代,國學泰斗季羨林稱贊庹氏回米格“揭開了漢字書寫的神秘面紗”、“破解了漢字書寫千古難題”。

 

  2001年,庹純雙創辦了重慶首個私人書畫館——重慶庹氏書畫藝術館。

 

  但除了書法和回米格,庹純雙還和好友一起,做過一件為中國文藝家立傳的事情。

 

  1988年,庹純雙跟愛好文學的好友蔣往兩人花費2年多時間,出版了《中國當代文學藝術新聞人才傳集》(250萬字)。時任文化部常務副部長的高占祥為書作序:為立傳者立傳。

 

  雖然得到了肯定,但庹純雙和蔣往仍覺得檔次不夠,影響力不夠。于是準備再編撰一套升級版的《中國文藝家傳集》(1-4部)。

 

  “當時我們都只有30歲出頭,年紀小,不敢去和大家見面,只好用書信的方式來往。”庹純雙說,這也是當時最便捷的交流方式。

 

  他們向全國3萬多文藝家發出了征稿函。“必須是本人親筆書寫,同時加蓋單位鮮章。經過篩選,最終13047名文藝家入編。”庹純雙說,入編者絕大多數都是國家級的,極個別是優秀的省級文藝家。“這其中就包括了莊奴、鐵凝、馬識途、賈平凹、張抗抗、蔡國慶等人。”

 

  過半入編者逝世

 

  1993年,《中國文藝家傳集》第一部由四川辭書出版社和西南師范大學出版社出版,后三部也陸續出版。共發行3000冊,無再版。冰心題辭盛贊“《中國文藝家傳集》是一本了解中國文藝的好書”。

 

  2015年3月9日凌晨,著名攝影家呂厚民在京去世,享年88歲。這是《中國文藝家傳集》入編者中,新近離世的一位。在庹純雙的臨時倉庫,我們見到了搶救出來的呂厚民的親筆手稿(1992年4月8號):“1961年至1964年專職擔任毛澤東的隨身記者……拍攝的《毛澤東打乒乓球》、《毛澤東在廬山》、《毛澤東和周恩來》等作品在國內外眾多報刊發表。”

 

  “入編的文藝家,有一半都過世了。”庹純雙感慨萬分,對他而言,保存好這些藝術家的手稿,是義不容辭的責任。

 

  2001年,重慶庹氏書畫藝術館成立,藝術館位于銅梁縣博物館的底層。這批原始手稿,也被存放在底層的文物倉庫中。藝術館的員工都清楚,庹純雙把這批手稿看得比生命還重要。

 

  在被搶救出來的手稿中,馬識途先生的作品與眾不同,竟然是用電腦打印出來的。庹純雙解釋說,馬老先生是國內最早用電腦寫作的作家之一,為了體現自己的風格,所以寄來了這篇珍貴的打印稿。

 

  暴雨夜襲手稿受損

 

  2013年6月30日深夜的那場暴雨,讓庹純雙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第二天上午10點,“一打開倉庫的門,地面全是積水。”庹純雙大驚失色,立即展開搶救,并向當地派出所報警。

 

  看著那一卷卷被水浸透的手稿,庹純雙近乎崩潰。除了藝術館的工作人員,參與搶救的還有一些當時在博物館頂樓安裝燈飾的工人。后來經過調查,正是承接燈飾安裝工程的工人,未及時清理燈飾外包裝塑料紙,導致30號夜大雨時這些塑料紙堵塞了下水道,最終水漫庫房。

 

  “他們不承認是他們的過錯!”回憶起當時的情景,庹純雙仍然氣憤不已,“他們根本不覺得這些手稿有我說的那么重要,不認可也不擔責。”

 

  事后,對方從同情的角度愿意支付10萬元。庹純雙斷然拒絕,“我要的是尊重,特別是對這批手稿的尊重!”

 

  因為一起受損的還有幾十塊匾額,庹純雙與律師商量后,決定分2次起訴深圳市凱銘電氣照明有限公司。

 

  2014年3月20日,銅梁縣人民法院判決被告賠償原告匾額損失費651117元。“判決后,對方也沒有上訴,很快就賠付了。”

 

  緊接著,4月21號,庹純雙再次起訴,要求對方賠償受損的手稿。這場官司一打就是一年。

 

  司法鑒定價值近千萬

 

  這場官司耗時這么長的主要原因,是對這批受損手稿的鑒定和評估。

 

  前一個案件中,對受損匾額進行評估的是重慶東方文物鑒定有限公司,其鑒定結果得到了法庭的支持及原被告的認可。

 

  代理律師冉星志說,關于手稿的鑒定,被告方提出必須更換一家鑒定公司。銅梁縣法院經請示市高院,發現市內暫無第三方鑒定機構。于是,尋找有資質可對手稿進行鑒定評估的公司成了一個難題。

 

  “我們最終選了四川衡平司法鑒定所。關于書稿類藏品的民事訴訟,在我市范圍內還是第一次。”冉星志說,鑒定費后來追加到了50萬。

 

  去年8月開始,四川衡平司法鑒定所的工作人員開始對受損的手稿進行鑒定。耗時半年時間,直到今年2月28日,終于出具了鑒定報告書。

 

  四川衡平司法鑒定所主任王小玲說,此次司法資產鑒定,是由銅梁縣人民法院委托進行的。鑒定報告書這樣寫到:受損涉及445人(國家級393人,省級52人)。本次鑒定定義為重度受損的221頁,中度受損的167頁,輕度受損的716頁。手稿整體價值約為9096076元,因手稿受損造成價值受損約為2183058元。

 

  在報告書后附上的受損手稿照片上可以看到,部分受損手稿的字跡已完全看不清了。

 

  被告方喊賠不起

 

  面對高達200多萬的損失鑒定,真正的被告,燈飾項目的承包方負責人馮妍,表示難以接受。

 

  對于當年在施工時給藝術院造成的損失,她表示遺憾。因此,去年3月,關于受損匾額的訴訟宣判后,她立即支付了賠償金。“沒想到,馬上又起訴手稿的損失。”馮妍擔心,接下來會不會還有其他的訴訟。

 

  經與律師商量后,馮妍認為手稿的損失鑒定存在爭議,即便法院按照這個結果宣判,他們也會考慮上訴。“合同額才570萬。已經賠了七十幾萬(鑒定費、訴訟費等),再來200多萬,真的賠不起了。”

 

  但作為原告的庹純雙,卻認為鑒定所對這批手稿的價值,評估過于保守了。同時,他也表示,走訴訟程序是對方“逼”的,“如果出了事,勇于承擔責任,說不定當時賠償100萬,我也會同意。”

 

  對這批20多年前的文藝家手稿,銅梁縣法院會做出怎樣的判決呢?我們將繼續關注此事。

發表你的評論:
昵稱: 驗證碼: cityy
Copyright © 2010-2015 zh.g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珠海在線 版權所有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京ICP備09108845號-2
業務及廣告合作:40066-40084 粵ICP備15080520號
E-mail:[email protected]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