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在線 > 教育 > 學位含金量和漢語成為來華留學最大障礙 > 正文

學位含金量和漢語成為來華留學最大障礙

發布時間:2015/4/26 0:00:00 來源:珠海在線 編輯:admin

分享到:
2015年3月18日,教育部官網發布了《2014年全國來華留學生數據統計》。數據顯示,2014年共有來自203個國家和地區的377054名各類外國留學人員在我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775所高等學校、科研院所和其他教學機構中學習,比2013年增加20555人,增長比例為5.77%(以上數據均不含港、澳、臺地區)。來華留學生人數最多的5個國家分別是:韓國62923人,美國24203人,泰國21296人,俄羅斯17202人,日本15057人。
  2015年3月18日,教育部官網發布了《2014年全國來華留學生數據統計》。數據顯示,2014年共有來自203個國家和地區的377054名各類外國留學人員在我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775所高等學校、科研院所和其他教學機構中學習,比2013年增加20555人,增長比例為5.77%(以上數據均不含港、澳、臺地區)。來華留學生人數最多的5個國家分別是:韓國62923人,美國24203人,泰國21296人,俄羅斯17202人,日本15057人。

  另外,《留學》記者在“2015中國留學論壇”上獲悉,與中國簽署了學歷學位互認雙邊協定的國家和地區已達42個。

  學位含金量和漢語成為來華留學最大障礙

  2014來華留學生數據統計


  中國已成為教育輸出大國

  回顧來華留學的歷史,20世紀50年代,來華留學生主要來自亞非拉一些第三世界友好國家;1978年,在華留學生總人數為1900人;1990年,全國有資格接收留學生的高等院校僅100余所。

  36年間,來華留學生人數增長了近200倍,顯示了中國來華留學教育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以教育強國美國為參照,據《2014美國門戶開放報告》顯示,2013-2014年,美國接收的國際學生人數達886052人,比中國的377054人多出一倍不止。不過,讓我們對比一下中美兩國的高等院校數量:美國7236所,中國2484所。把國際生人數均到每所高等院校中,中國在招收留學生上似乎并不輸陣。無論從招收留學生的總數上,還是校均招收留學生的人數上,中國都可以稱得上教育輸出大國。

  不過,教育輸出量大并不等同于教育國際化水平高。一份由上海交通大學高等教育研究院發布的《中國重點高校國際化發展狀況的數據調查與統計分析》報告(以下簡稱“重點高校國際化調查分析報告”)顯示:中國重點高校的國際化發展水平整體偏低,面向外國留學生開設的全外語課程數量很少,吸引外國學歷留學生使用全外語授課的學科專業數量也很少,極大地制約了其招收外國留學生的人數。

  研究報告數據含金量高

  “過去研究中國高校的國際化最大的問題是有指標無數據,而我們已經采集到了七十幾所中國重點高校的數據,主要是211學校和獲得政府獎學金的學校,也可以說是那些國際化水平最高的院校。”上海交通大學世界一流大學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程瑩(“重點高校國際化調查分析報告”的作者之一)告訴《留學》,他們主要通過一個網上平臺來收集所需要的參數,那些參與到國際化調查的院校只需要登陸該系統即可提交數據。本次調查涉及的問題達幾百個,收集的數據量龐大,尤其是關于來華留學生的數據。

  程瑩他們用于調查的指標體系,參考了國內外20來個同類的國際化發展調查指標,從中提煉出如學歷和非學歷外國留學生人數、外語類課程數、外籍教師數量等較為常用的指標。通過這些指標采集、整理的數據,基本反映了中國重點高等院校的國際化整體情況。

  中國高校為什么要國際化?

  教育的國際化并不是一個新概念,教育的發展與經濟社會發展緊密關聯,隨著20世紀八十年代形成的經濟全球化發展,教育國際化亦成為一個全球性的趨勢。中國教育學會會長鐘秉林在接受《留學》雜志采訪時指出:“真正的教育國際化,從世界范圍來講,首先是在高等教育領域形成潮流,隨著后續的推進,很快拓展到基礎教育領域。說到底,教育國際化是教育資源的全球性流動,包括教師和學生的流動、教學資源的流動等,是全球化的產物。”

  換句話說,在經濟全球化的驅使下,任何一個高水平的大學都不能關起門來辦學,一定是要有學生的流動,教師的流動,有跨國的合作。

  中國政府也很快關注到這股教育國際化的潮流,2012年3月,教育部印發了《高等教育專題規劃》,提出加強對外交流與合作、提升高等教育國際化水平的規劃。這是一次教育領域改革開放的新開端。

  為什么高等教育要提高國際化水平?全國政協委員、上海科技大學副校長印杰對《留學》說:“無論從人才的流動性,還是經濟的交互性,現在完全是在一個國際的環境下開展的,這是國際化的一個根本。我們每一個學生都應該去了解其他國家的文化,其他國家的社情,以便于以后能夠在全球有競爭力。”

  程瑩認為:“國際化的意義在于,告訴你最高的標準在哪里,最好的在哪里,你通過相互的學習交流來提高自身水平。如果不國際化,關起門來辦學,大家都覺得自己做得很好,但當你真正看到更好的才可能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里。”

  然而,看似清晰的高校國際化概念到了微觀層面,具體到一所大學,對于“為什么要國際化”的問題反倒沒那么容易討論清楚,特別是在為什么要吸引大量來華留學生上,許多學校動力不足。程瑩對《留學》說:“在教育產業化方面,我們也沒從留學生那里收取多少學費,國際生對學校財務的貢獻很少。”根據教育部公布的“中國大學對自費來華學習留學生的收費標準”,中國高校每年收取本科階段留學生的學費平均在1.4-2.6萬元/學年,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英國大學每年收取國際學生的學費為13000英鎊/學年,折合人民幣12萬元/學年。


中國大學對自費來華留學生的收費標準

  國際化水平關鍵指標均偏低

  反映一所高校國際化水平具有代表性的指標,莫過于留學生和外籍教師的數量和比例。程瑩認為,中國目前強調的國際化指標如中外合作辦學、教師出訪國際交流,其實是比較淺層次的國際化,因為不具備可比性。深層次的國際化還是真正能夠有國外的學生來中國學習及有國外的老師來中國任教,“這是公認比較有代表性的指標”。

  遺憾的是,中國高校在這兩項指標上均表現不佳。

  據“重點高校國際化調查分析報告”中的統計數據顯示,中國重點高校平均每校有外國留學生1000余人,占在校生總數的比例平均為3.7%,這一比例距離歐美發達國家普遍為10%-20%的比例仍有較大差距。

  比如,澳大利亞留學生占在校生總數比例達到了19.8%,英國為16.9%;非英語國家的法、德等國也超過了10%,中國與這些國家的差距十分明顯。此外,在中國重點高校中,學歷留學生平均不到500人,占全日制在校生人數的2.4%。

  中國高校外籍教師的比例也偏低。在外籍教師的比例中,中國重點高校中外籍專任教師平均每校不到40人,占專任教師總數的2.3%;而日本外籍專任教師所占比例能達到3.4%,外籍兼職教師所占比例為6.6%;德國外籍教師占教師總數的9.5%。

  投入不足 無力擴大來華留學

  為什么中國經濟快速融入全球化的同時,中國高校國際化水平卻遲遲沒有提高?接受《留學》采訪的幾位專家均表示,政府對高等教育的投入和語言因素是重要原因。

  我國高等教育主要依賴政府公共財政投入,而政府的總體投入水平偏低。《1994年世界發展報告》指出,教育經費占GNP的比重,發達國家為5.7%,中等國家為4.4%,世界平均水平為3.6%,低收入國家為2.6%。

  在1993年年發布的《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上,我國政府首次提出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的支出“在20世紀末”占GNP的比例應該達到4%的目標。我國2001年財政性教育投入只占GNP的3.19%,不僅遠低于歐美等發達國家,甚至比巴西、馬來西亞、泰國等發展中國家也要低1個百分點左右。直到跨入新世紀之后的第12個年頭,教育經費才首次實現“4%”的目標。

  投入不足,直接導致多數高校缺少用于接納外教和留學生的校舍等硬件設施;現有的科研設施也難以展開全面的國際合作和研究;高校教師的工資增長緩慢,導致不少優秀教師選擇自己創業或進入其他行業。

  全國政協委員、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原副校長唐曉青在接受《留學》采訪時表示,在規劃來華留學生接收規模時,必須根據學校的英語教學能力、專業特點、生活條件及生源等資源性因素來整體布局。盲目追求來華留學生規模,并不能取得好的成果。

  漢語是來華留學生的又一障礙

  另一個障礙是語言,非英語國家的國際化能力相比英語國家存在先天不足。“以前也有很多交換生到中國的大學來修中國的課程,但是后來發現效果都不是特別好。為什么?交換生來修了課程以后,覺得語言上有問題,回國后反饋就不是很好。國外大學做交換項目都要聽學生反饋,學生反映一旦不好,項目的持續性就會受影響。”印杰告訴《留學》。

  唐曉青舉例說:“國外學生來北航學工科,得先學完中文再去上課,這個周期沒有五六年根本沒戲
發表你的評論:
昵稱: 驗證碼: cityy
Copyright © 2010-2015 zh.g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珠海在線 版權所有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京ICP備09108845號-2
業務及廣告合作:40066-40084 粵ICP備15080520號
E-mail:[email protected]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号